據媒體昨日報道,我國僅有的兩個轉基因水稻作物的安全證書,及一個轉基因玉米作物的安全證書,在今年8月17日同時過期。對於未獲批覆的原因,報道說是因為個別地方領導幹部受輿論影響而“怕事,造成程序走得特別慢,以致耽誤了節點”。
  對於安全證書未獲批覆一事,不少網民叫好聲一片,甚至要求就此就把轉基因的研發徹底停了吧。轉基因在國內一直聲名不佳,頭頂著各式各樣傳言,甚至出現這麼一種現象:有的科學家力挺轉基因、甚至61名院士聯名上書國務院;而普通百姓普遍喊打,反稱科學家們都被孟山都給收買了。反差如此強烈,原因在於:畢竟轉基因是種全新的高科技事物,需要一定的科學素養才可以理解,但普通的民眾因為信任危機常常對來自官方科學界的解釋抱以抵觸的態度,而部分輿論專以挑戰權威為能事,更是加重了這種矛盾,因此溝通出現問題,出現質疑在所難免。
  我以為,質疑固然是每個人固有的權利,但因質疑就要停止一個新事物的研發,實不可行。對待任何一個新事物,謹慎的確是應該的,但同時也應看到,過分謹慎的另一面是可能失去歷史機會。舉個例子,當17世紀火藥技術革新風起雲涌之際,清朝的統治者愚蠢地以為火藥技術無助於民生,有害於國家,於是“謹慎”地將其封存,僅僅留用一小部分供放煙花之用,甚至將凝聚中華先民智慧、彙集各種領先世界水平火炮技術的明《武備志》也予以徹底銷毀。《武備志》曾提到過“夷虜之所畏,中華之火器也!”不知到鴉片戰爭爆發、侵略者架起一尊火炮就可踐踏中華大地之際,滿清的統治者是否會後悔地想到:今日蠻夷手中的利器,咱祖上都曾有過啊,而且還一度領先於他們?
  過分謹慎的另一種稱呼是保守。史家有種說法,明末以降,中國人的精神日趨保守,骨子裡甚至充滿了對新生事物的恐懼,這是17世紀以來中國科技從遙遙領先世界漸漸變為“落後學生”的原因。很多新奇的東西都被視為不務正業被拒之門外,清朝保守派官員一度還把修建鐵路、應用蒸汽機車視為“奇技淫巧、失我險阻、害我田廬”的舉措大力制止,認為火車的轟鳴“妨礙我風水”。但事實證明,鐵路、機車妨礙過了哪個國家的風水?而今日中國之轉基因,又會不會成下一個“火炮”和“蒸汽機車”?
  畢竟轉基因問世已經幾十年了,並且在美國等一些國家獲得一定範圍的應用推廣,不久前越南也允許使用轉基因玉米。雖然在各國也是爭議很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幾十年了,至今尚未有國家權威部門公佈有關轉基因致病的確鑿案例。在這種情況下就反對甚至要求停止研發轉基因,合適嗎?再退一步說,假如若干年後,轉基因被證明是有利於人類的新生事物,那麼我們是否會因今日的停步又失去一次歷史的機會?我們可以質疑任何一個新事物,但是質疑不等於可以停止研究,相反越是質疑越要研發,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釋疑解惑,世界才能得以前進。我想,國家確定轉基因“積極科研,謹慎推廣”的精神,或許就基於此吧。
  (原標題:轉基因:質疑是權利,研發不可停)
創作者介紹

鄭元暢

kiuebmmurnnf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